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手机版 | 如来藏网: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

热搜: 涅槃  三乘菩提  菩提  悟道  公案  十信

当前位置:如来藏网>读书>局版书摘录>

12、《楞严经讲记》摘录(2)

[局版书摘录]  发表时间: 2015-04-16 09:19 点击: [放大字体正常缩小] 关闭
“迷因缘者称为自然,彼虚空性犹实幻生;因缘、自然,皆是众生妄心计度。”迷惑于因缘法而不懂因缘法的愚痴众生,干脆说众生的五阴与山河大地的出生,都是因为自然性,全都是自然而然就自动出生的,于是成为自然外道。若是依于法界实相来说,不论是否定万法生因的如来藏,而认定万法因缘生、因缘灭的人,或是认定万法是自然生、自然灭的人,全都是依凡夫众生虚妄的觉知心想像而生起的错误认知与执著,并不是真实佛法的所说与所证。
“阿难!知妄所起,说妄因缘;若妄元无,说妄因缘元无所有,何况不知、推自然者?是故如来与汝发明五阴本因同是妄想,汝体先因父母想生,汝心非想,则不能来想中传命。”知道五阴是无明虚妄想以及虚妄造业而生起的,就为他们解说各种会促使五阴生起的虚妄因缘。然而虚妄想和虚妄所造的种种业,其实本就虚妄而不存在;真实存在的还是如来藏和祂的佛性──妙真如性,因此菩萨证悟后都说虚妄的因缘法其实本来就不存在,都是由于不知实相而单在现象界中观察五阴的由来,才会说五阴是因缘生、因缘灭。世尊说这一类人都是迷于因缘法的人,因为 世尊在四阿含中所说的因缘法,其实都是依入胎而住的“识”─本住法如来藏─而说的,如来藏才是众生五阴与世界的生因;如果没有能够入胎而住的本识如来藏,就不可能在母胎中藉父母为因缘而出生色阴,也不能再藉色阴而出生识阴六识,自然也就没有受想行三阴的出现与存在了。众生都执著于自己的了知性─想─识阴的了知功能,因此而产生了错误的见解;所以五阴的出生与坏灭,本来都是缘于众生的虚妄想,以及虚妄想所缘的觉知心的了知性──想;若是灭除了知性──想,虚妄想即不可能出生,更不能来到父母了知性存在及运作的当下来受生。一定要有虚妄想而想要保持五阴了知性的存在,才会来父母之想中受生;这时若是没有了知性──想,父母也不可能和合,而自己也不可能来入胎,所以说:“汝体先因父母想生,汝心非想,则不能来想中传命。”
【“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,心想登高足心酸起;悬崖不有,醋物未来,汝体必非虚妄通伦,口水如何因谈醋出?是故当知汝现色身,名为坚固第一妄想。即此所说临高想心,能令汝形真受酸涩,由因受生,能动色体;汝今现前顺益违损,二现驱驰,名为虚明第二妄想。由汝念虑,使汝色身;身非念伦,汝身何因随念所使、种种取像?心生形取,与念相应;寤即想心,寐为诸梦;则汝想念,摇动妄情,名为融通第三妄想。化理不住,运运密移,甲长发生,气销容皱,日夜相代,曾无觉悟;阿难!此若非汝,云何体迁?如必是真,汝何无觉?则汝诸行,念念不停,名为幽隐第四妄想。又汝精明、湛不摇处,名恒常者,于身不出见闻觉知;若实精真,不容习妄,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,经历年岁,忆忘俱无;于后忽然覆睹前异,记忆宛然,曾不遗失?则此精了湛不摇中,念念受熏,有何筹算?阿难当知此湛非真,如急流水,望如恬静;流急不见,非是无流;若非想元,宁受想习?非汝六根互用合开,此之妄想无时得灭;故汝现在见闻觉知、中串习几;则湛了内罔象虚无,第五颠倒细微精想。”】
讲记:“如同我先前所说,由于心中想著酸醋的味道而使口中有唾涎出生,由于心中想著登上很高的悬崖而使足心有酸酸的感觉生起来;然而悬崖并不是真实有,酸醋之食物也没有真的来到自己的口中,那么你的身体如果不是由虚妄的种种法合成的,口水又如何能够因为醋梅等食物的虚妄谈论而生出来?由于这个缘故,应当知道你们现前的色身,就称为由坚固性所出生的第一种妄想。
就从这个我所说的面临高处而了知的心,能够使你的身形真实领受到酸涩的感觉,这种色身上的酸涩感觉则是由于有想─有了知性─而使受出生了,因此而能触动色法的身体;所以你如今现前身体有所顺益或违损,顺违等二种情况同时可以显现而不断运行,这就名为虚明性而不是物质性的第二种妄想。
由你的忆念与思惟审虑,来使用你的色身;而色身并非思虑忆念的心法一类,你的色身却又为何会因为觉知心随时生起的念头所使唤、而在种种六尘中摄取影像呢?当觉知心生起时就会有六尘等有色诸法被摄取,而能够与觉知心中的作意或欲望相应;这个了知性在清醒位中就是能知的心,睡著以后就成为种种梦境中的心;那么就在这个状态下由你的了知性与作意,摇动了虚妄法中的五尘中的种种情境,这就名为想阴融通色法的第三种妄想。
时时变化的真实理是永远都不会停住不动的,行阴则是不断持续运作而暗地里都在变移著,所以指甲渐渐增长而头发也逐渐在出生;随著日月的消逝,气力缓慢地销减而容貌也缓慢地变皱;这样子从白天到晚上不断地互相接替著,然而大众却从来都不曾觉知或领悟到这个行阴;阿难!这个行阴若说不是你自己,又如何会在身体上有种种暗中的变迁?如果因此就说这个行阴必定是真实的自己,那你为何无法在念念之中就觉察出来呢?那么你身中发生的种种不同的行阴,一直都是念念变化而不曾停住,就名为幽隐难觉的第四种妄想。
而且你的识阴觉知心处在很精明、澄湛而不摇动之处,就把这个觉知心名为恒常不坏的话;但这个离念灵知处于身中运作时,却都不能出离于见闻觉知之外;如果说这个离念灵知确实是精明的真我真实心,就应该不容许会熏习各种虚妄法,却是什么原因而使你们曾于昔年看见某一种奇物,经历了许多年岁以后都不曾再忆想它,而且连自己已经遗忘那个奇物以后都还不曾发觉自己已经遗忘它了;又于后来忽然重新再目睹以前所见过的异物时,为什么却发觉自己的记忆仍然那么清楚分明,从来就不曾遗失了这种记忆?那么这个精明而了了能知的澄湛不摇之中,念念都在受熏著种种虚妄诸法,你对此又有什么筹量与打算呢?难道还要把祂认定为真实的自我吗?阿难!你应当知道:这个澄湛了知的心并非真实常住心,犹如急流的大江之水,远望犹如恬静不动一般;其实是流得很快而不能从表面上看得出来的,并非是没有在流动;但是话说回来,如果不是有觉知心的根元,又怎么可能会受觉知心的熏习呢?假使不是把你的六根修到互用而且可以随意和合或分开,这一类识阴的虚妄想就不会有灭除的时候;所以你现在于见闻觉知之中串习或多或少的种种法;那么这个澄湛了知的内心中的罔象虚无,就是第五种的颠倒细微精明的了知。”
“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,心想登高足心酸起;悬崖不有,醋物未来,汝体必非虚妄通伦,口水如何因谈醋出?是故当知汝现色身,名为坚固第一妄想。”每一人都是由于有了知性,才有可能会出生五阴。既有了知性存在,就会与色身互动了;所以想到酢梅时,口中就会觉得有酸味而使口水自然出生了;每当想到以前所攀附过的悬崖时,足心就会酸涩。然而心中设想酸梅与悬崖时,酸梅并没有来到自己的口中,而自己也没有去到悬崖上站立;一定是因为色身与觉知心可以有所互动,而觉知心与这些互动的世间诸法,必然全都是虚妄一类的法性,才可能互相影响。“伦”是某一个种类,“虚妄通伦”是说全都是与虚妄性相通的种类。正因为觉知心与色阴都是虚妄性,才有可能熏习这些虚妄法而产生了如来藏心中的记忆;所以后来只是回想以前所吃的酸梅与所攀附过的悬崖时,觉知心虽然并非物质,还是可以使物质的色身产生回应。而真实心是不可能熏习这种虚妄法的,只有觉知心与色阴才能熏习这些虚妄法,所以这个功能其实是缘于色阴的“坚固第一妄想”而来的。
“即此所说临高想心,能令汝形真受酸涩,由因受生,能动色体;汝今现前顺益违损,二现驱驰,名为虚明第二妄想。”在这个“临高想心”的举例说明中,大家都可以领会到:只是非物非色的觉知心的想像,就能使物质性的色身确实领受到足心的酸涩。这其实是因为觉知心有所领受而产生的,所以觉知心能够动发物质性的身体功能。于是由于心中大喜或大瞋,就会使色身产生或顺或违的受益或损害的情况发生,这正是受阴虚明妄想所产生的。
“由汝念虑,使汝色身;身非念伦,汝身何因随念所使、种种取像?心生形取,与念相应;寤即想心,寐为诸梦;则汝想念,摇动妄情,名为融通第三妄想。”“使”是运用或促发的意思,如同一般人说的“使唤”的意思。当觉知心中忆念与思虑时,就可以促使色身产生反应;然而色身并非无形无色的心等一类,也不是觉知心所想像或思虑的非色一类,却可以互知互动;所以当觉知心想要了知色尘像时,色身就会依照觉知心的需要而将色尘像摄进来让觉知心了知。这个觉知心与色法的色尘影像,并不是同一类的法性,觉知心是心,无形无色;色身与色尘影像都是色法,并不是心,却可以互相融通;不论是在清醒位或梦中,觉知心都可以和色法相应,这就是想阴了知性所产生的融通妄想,这是第三种妄想。
“化理不住,运运密移,甲长发生,气销容皱,日夜相代,曾无觉悟;阿难!此若非汝,云何体迁?如必是真,汝何无觉?则汝诸行,念念不停,名为幽隐第四妄想。”每一个人的色身都是每天暗中不断变化著,不曾停止过;譬如指甲的生长,头发的生长一般;成年以后,大家也都同样一日又一日渐渐销减了精气,而容貌也每天都日渐在增加皱纹之中;可是大家都没有办法在每一刹那中观察出来,这一定是有一个大家所不知道的真实心在运作著,因为这确实不是觉知心所运作出来的。然而这也只是一种现象,不能说这种现象就是真实心。而这一类的心行其实是每一个人在每一时刻都潜移密化著,从来不曾停止过;这样的身行行阴是与觉知心的行阴同样都念念不停地运作著,这就是第四种很幽隐的行阴妄想。
“又汝精明、湛不摇处,名恒常者,于身不出见闻觉知;若实精真,不容习妄,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,经历年岁,忆忘俱无;于后忽然覆睹前异,记忆宛然,曾不遗失?则此精了湛不摇中,念念受熏,有何筹算?”每一个人身中都有真实法如来藏与虚妄法五阴同时并存,同时共同在运作著;真实法不会熏习世间万法,不会改变其永远如如不动的法性,所以永远学不会世间万法;能熏习的永远都是虚妄心,而虚妄心永远不会变成真实法,因为真实法是本来就真实,不是经由修行以后才变成真实法的。真实法是函盖虚妄法的,也是遍于一切法中,不会被局限在虚妄的见闻觉知之中;而错悟大师们自以为真实法的澄湛不摇的离念灵知心,却被局限在见闻觉知心中,只能了知六尘及六尘中的诸法,无法了知以及运作六尘以外的诸法,譬如刚才所说的日运月移而日渐生长以及老化的种种行阴;也不能记忆很久以前的种种事情,总是忘了很久以后,又突然从真实法中记忆起来。所以真实法??遍于一切法中,不受限于见闻觉知之中,由此可见离念灵知心只是识阴,每夜中断而不存在,又怎能够记持一切所曾熏习的种种法呢?
“阿难当知此湛非真,如急流水,望如恬静;流急不见,非是无流;若非想元,宁受想习?非汝六根互用合开,此之妄想无时得灭;故汝现在见闻觉知、中串习几;则湛了内罔象虚无,第五颠倒细微精想。”世尊特地向阿难以及大众说明:识阴修除语言文字妄想以后,与定相应时虽然可以澄澄湛湛,看来似乎是不摇不动的真实心;其实只是如同河面很宽的急流水一般,看来水面是平静无波而似乎没有在流动,其实流得很急,因为宽广而不容易看见水流得很快。同样的道理,识阴六识就如同急流水一般,非常快速而平静地运作著;即使是住在定中一念不生时,也一样是快速在运作著,所以同样是刹那刹那都在了别的;而识阴就在这样快速运作的情况下,藉用如来藏的妙真如性─佛性─了知性,来领受种种六尘中的世间法熏习;于是就使佛性─如来藏的妙真如性─分出六个部分而分别在六根之中熏习种种世间法。这必须要经由如来藏金刚三昧的熏习与实证,再以远离六根功能的执著而住于自心内境,以“反流全一”回归佛性的方法,历经百劫勤加修习而修持静虑,才能达成“六根互用合开”的妙觉菩萨的功德,“识阴区宇”的种种妄想才有可能灭除,这才是识阴的边际。要这样实修,才能灭尽识阴的“颠倒细微精想”,成就妙觉菩萨六根互通的“识阴尽”境界,然后才能进而成就究竟佛果。
本文标签: 本文关键字:楞严经讲记,摘录,楞严经讲记,平实,导师,离念,知心,真如,